「分析」广电与电信运营商如何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相融共生?

2017年5月25日下午,流媒体网举办的第13届电视新媒体产业峰会《智能+:大视频 大视界 大数据 大未来》分论坛上,北京流金岁月文化传播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王俭进行了主题为《大视界:广电领域与电信领域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如何相融共生?》的演讲。

以下为演讲全文:

大家好,我今天给大家分享一下广电和运营商起步互动媒体之间的差异性,他们的比较路程是怎么走过来,我想在这个过程中找到一些点。

我们想两个媒体之间的比较,双方之间补一些短板,扬一些长处,然后双方谋共赢,然后把目前的商业实践跟大家做交流。

我先谈谈广电方面:因为我是从广电出来的,我最早做的是四川省网络公司,我参与了中国广电第一批数字电视的建设,当初广电是要确立统一一个CA,因为他要用CA来管内容,所以当时我也参与了科技司的很多讨论,后来总局有一件事情就放缓了,等于把管内容的CA放在各省以后就开始出现问题,每个省就开始选CA,我当时是跟中央走的,中央电视台选了一个永远破获的加密,就是NDS,现在你的DRS是现在互联网的方式,但是内容的保护是我们大视频时代非常重要的一个方向,也就是说我们运营商在内容管理的时候,你是怎么做防盗管理,就涉及到付费能力和一系列的工作,广电当时很高兴,转过来他突然发现数字电视可以按次付费,其实当时我们有按次付费的功能,但是实际上并没有用到,最后还是打成包月的模式。

现在已经有了很强的技术能力,最后发现还是要走到包月模式,我在考虑现在这个广电过来过后,这些方面的一个差异。

电视台的管理,我们在跟四川省广电的实践和各个省的实践我们都发现了这么一个道理,因为我们在四川广电组建内容部门的时候,我实际上做了基础性的内容,没有像现在内容这么丰富,我们当时在有线这个内容,除了直播之后,当时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印象,广东卫视上星的时候,那个时候广东卫视是最牛的,收视火得不得了,还有一段凤凰卫视不算境外媒体,凤凰卫视一夜之间干了好多卫视,当时在上星的过程中,广电有一个想法,实际上想解决本省有线到不了的地方做个覆盖,那么安徽卫视,有一个叫张小芳,他跟广电去谈,你们广东市网那时候还没有省网,想落你们珠三角地区干不干,他说落了有什么好处?给点钱也就是所谓的落地费,也就是说本省内容专项跨省内容的时候,就出现一个门槛就是“落地费”,这一块就来了,现在就催生了70亿的落地费市场,这个反过来向你们运营商就是一个CP的收入,你总共给我多少钱,多余的跟你没关系,一开始说能收点钱就收点钱,你们出现的CP就很像广电的落地费,所以我们组建广电内容的时候,最早的机顶盒里面,就分了直播专区,直播专区内容很差,广电又做了一件什么事?就跟现在运营商一样,其实电信要参与内容,广电当时怎么办的呢?他居然批了70个数字付费频道,现在你们对数字付费频道基本上没什么了解,这70个数字付费频道其实挺值钱的,我们运营商要想办法跟他们合作,带宽现在跟广电开放,实际上运营商是走不通直接拿拨号这条路,我看了一下数字付费是最佳捷径,因为那里面很多是民营公司在做,里面有30几个数字付费是做得不错,证券、钓鱼、大健康、读书,朗读者都做得不错,所以当时总局给了这么一个通路,一下上了70个数字付费频道,给了之后怎么管控?又为此做了四个播控方,第一个播控方叫中央电视台,在市面上叫做CDM,第二个就是百视通,其实百视通没拿到那个牌照,实际上叫做上海互动SI,第三个是顶视,他是个混合体,北方的几家媒体合伙搞的,顶视的老蔡是个职业经理人,大家合伙搞的。第四个放在CCTV6,华晨电影,他们四个人,一人管一个,就是那个付费模式没成功,为什么没成功?我的上线费一年三百万,每个频道就收你上线费,所以一个数字频道壳的成本是五百万一年,所以这里面没有变现能力,现在我就在考虑这个问题,我非常想打通这个通路,现在干得差不多,我需要什么办法呢?

一、我说服数字付费协会,你们云化服务,我们提供技术支撑,而且我认为最早提供直播变现的可能性,不在卫视,在专业卫视上面,他那些主持人都是训练过,应该是运营商抓的主题,因为他在广电里面不是主流,出去一说,你是哪的主持人,说钓鱼频道的主持人都不好说,但是央视就不一样,所以这些人把他变现不得了,你想一个付费卫视一天要更新四个小时的内容,其实压力挺大,要做全球频道更新,一天要做24小时的内容,他按四小时的内容更新24小时的内容,所以这里面数字付费是最有机会跟运营商寻求突破的。广电区这是一个薄弱区,不可能天天跟广东卫视谈,那是有问题的,这是一块。

在本省的经视,他的内容实际上应该跟运营商进行合作,这一点我觉得机会大家没有这么来谈过,没有人去谈过,经视的情况,当时我们谈了过后,我们发现还有一个机会点是在省会台的一套,他们大部分有一种想法是想上星,比如说成都的一套花了很大代价跟大连谈,想上星但是没机会,现在直接跟运营商合作不就上星了。这是第二个机会点,你们在谈的时候,大家谈的时候,不要把所有的内容方全部聚焦到刚才说的第一阵营,真正意义上广电和运营商的合作,要快速建立内容,就是要跟台方去合作,这样就能做起来,这是当时在组建的时候,跟总局谈的。

三、就是搞“专区”,当时在广电测的时候,搞得比较粗暴,我们直接给我们省版权局打了一个招呼,我们要开四个省级轮播,但是轮播在运营商的平台上,已经变成准直播,那个时候在NDS C的基础上,他是15分钟放一个片子,这个片子你点击,他有一个按次付费的点,当时技术实现还是这么做的,15分钟放一次,你进来点了之后,大概15分钟就可以看了一个完片,这个技术我发现牌照方,因为对执行的处罚是最重的,所以内容播控不严,放给移动太多了,他们实际上为了解决直播的方式,就是不行的,因为广电测的管控方式是按屏来算的,大屏、PC、手机,这么来的,他牌照方就是这么来的,所以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当时做了大专区,大家都知道的结论,影视转换最快,我们就做了影视专区,我们干了一个牡丹厅,其实就是盗版市场的碟子,拿来以后自己播控一下,把不符合稍微有点黄的剪掉,加一个短的宣传片,然后搞了一个厅,然后就让他们缴费。

央视这两天在干嘛,原来跟我一起做数字的梅建平(音)他这两天跟广电谈,除了提供互动内容以外,现在新媒体也可以提供了,跟OTT都可以提供,其实这个大专区做得特别棒,已经有UI用户的体验和设计,很人性化了,所以这一块动作很快,这个比央视的新媒体微视很好,那个已经试过没用。所以这是一个在内容组织方面的一个建议。

所以以上的三个机会点我觉得运营商应该把握。现在一定要跟电视台去合作。

问题:有一个问题,我们有一些细节点,我在跟广电谈的时候,三大运营商的流量是没打通,这里面有一个网速,在做交易的时候,工信部的杨总,我跟他谈没有人干这个事,有三个流量结算中心,永远打不通,只能每个省去谈,我拿这个流量干嘛,我去跟广电谈,这个流量我跟你谈,你定我的流量包,我跟你匹配,三网都可以,广电测的需求,除了流量费以外,还增加了一个需求,他我说的用户都是老年人,我们还希望有话费,还是含点话费,所以用数据的时候用数据,用流量的时候用流量,这个方式是适合广电的,或者是做内容交换,在这个内容上面,我觉得机会比较大。

这个事情,通过这个方式,我跟韩总交流,也有一些实践,如果这个产品出来以后是什么样的实践?就变相让运营商拥有了本身的牌照。这件事情看到案例是谁?是重庆做的鱼眼的APP,第三运营商多牛逼,我不是嘲笑的意思,你们老想做这个事,你做不起来,我就韩总,韩总是我认为在联通里最牛逼的产品经理,你跟他俩聊产品聊不过他,他在谈的过程中,我就发现什么?他那个产品,你没有办法那个视频是有管控的,你应该怎么办,你应该变成有线网的手机台,有线网做了手机以后,他要干嘛,后来我一看都是假应用,因为他自己要买流量,我就观察一下,没人会在自己广电产品的视频上去看电视,但是这个事情需求已经出来了,为什么?这一次我们发行一个消息,十年前在韩国去看的时候,就发现韩国人太热化,用手机看剧,这次《人民的名义》培养了用户看剧的习惯,大数据非常厉害,三天以后流量就可以上来,他延了两天,后来我们发现有一个规律,他涨了几级,你一去看,手机上就有流量,然后手机流量还有一个差异,我发现什么呢?电视的周五是低峰,因为周五大家都是案由,手机流量是低峰,所以这之间有一个此后效应非常明显。

我们现在在这个过程当中,就有一个方法,什么方法呢?因为业务都发起手机端,所以电信侧感测做个手机端的视频,比如说沃视频在这个省,就是广东粤TV,就不要统一做一个品牌,这个时候放视频就没人找你麻烦,这个属于你的技术已经投上去了怎么监管呢?所以这是一个机会点,这是我谈到的一个机会点,这不是我们去打擦边球,这是我的想法。

作为内容版权成本,广电也有一些办法,在内容汇集的过程当中,把视频拆成条,现在还有一项技术,做了人脸视频拆成三分钟短视频,在线的编辑技术往朋友圈做视频营销,现在这种形态已经出来了,这种内容和会议集合的方式,可以做成一个UPG的模式,打比方,你在提供卫星收入的同时,我要求你给我提供拆条的内容,我为什么又有这个想法,因为我们在跟卫视谈的时候,原来是GSG,现在你播控完的三条视频交给我,否则的话运营商很麻烦,你得用索贝去拆条,这个事得商量一下,但是也有些新媒体做得挺好,他说我这个拆条做得挺便宜,我不是说价格,是这一侧的建议,我是极其反对去拿那种大IP,千万别这么干,这么干过后,发达不是运营商,在电视上都是小鲜肉,电视小鲜肉最赚钱,我们广电运营都很苦逼,最赚钱是小鲜肉,所以这个事就不能这么干。

在“小鹅通”这个试点上做知识付费我是支持的,连古典引用都可以付费,这个模式广电没有,广电一来搞一个跑男,两个亿,都是秀小鲜肉的脸,但是没有效用,我觉得做内容补贴方式是可以的,我觉得运营商千万别干那种傻事,以后每一项内容,比如说纸牌屋,在我的平台里播我肯定高价拿内容,以后肯定会爆发三大运营商的异议,这个事也没有意义。

CDN流量部分,运营商更有自身的一些话语权,接下来其他的几个方面,我们谈一谈实践:

我把我们的管理视频,大视频的管理实践,我们实践了以后,我们发现影视内容已经没戏,爱奇艺已经都干了,但是我们发现大视频里面涵盖的功能视频还有创业点,所以我们谈一谈在这个过程当中共赢的一种方式。

在我们视频方面:我发现几个运营商都有一个特点,他最后都往付费视频上走,他说我要做会员,这一点广电,后来我研究一下广电,一个月24块钱,通过听证会强行把广电用户算成付费用户,我也查了一下文件,其实这个付费,有些网按户收费真正来源是什么?是当时发改委批给3568节目一个收费的权限,有线网就给用户说我给你装有线,比无线多四个电影节目,你干不干,有些用户干,就这么来的,3568当时从一块二到一块八,就做了付费标准,他是这么来的,现在付费也是往这方面在,我觉得趋势是趋同的。

我们在观察过程当中,资讯类就不要去碰了,我建议运营商新闻这个事情就不要去碰了,因为新闻这一块,你们也不专业,也建不了新闻中心,这个跟合作就行了,有牌照的新闻客户端去合作。

文化类的,我觉得这个事是比较有意义的,这个事情,我认为本生做B2B业务,政府是要出钱的,这个事是很有价值的。可以去做。

教育类,这是最大的市场,好就好在中国教育台,原台我跟他聊了好久,教育这么大的市场,要么有教育资源,要么你就有我的一些课件资源,我们广电侧谁做了一个事情,就是北京歌华,他跟北京市教委谈了,做了一个版权,但是版权不明晰,我说这个版权能不能给我,他说这个事只能找北京市教委,我说我帮你外省变现,但是拿不走,教育已经锁定化了,但是这个里面资源很大。

所以百视通跟新内放的实践,我觉得是一个亮点,所以推及了一下,我们的版权内容,实际上在大的版权不拿的时候,我们要大家关注一些版权,教你打高尔夫,教你游泳的,我干脆找小鲜肉,在大屏上做的动作多美,所以在这个多数当中,我觉得教育这一块是非常重要的创业点。

你说极限运动,肯定要加个字,不要模仿,而且还是挺危险。

游戏还有赛事,游戏不提了,赛事我提一下,这是一个机会,大家一提都是头部赛事,我跟我另外一个伙伴,他们做了“我要赞”,我要众筹这个赛事的赞助,我找了上万个赛事内容,很有意思,新疆骑毛驴大赛,斗鸡、斗牛,他怎么请得请中央电视台去转播,这种民间赛事,什么广场舞大妈我看新媒体干起来,这是一个金矿,刚才门口我看到有台球的赛事,所以这里面是有机会的。

秀场:现在看秀场宝利博纳做的秀场,但是成本太高,一期要花一千多万,但是秀场这个模式,我认为不仅仅只在双11有用,但是秀场模式是非常吸引拉新和流量,也是有机会的,只是秀场展示的过程中场景怎么设置,大家可以去思考一下。

我们在这个过程当中,直播变现等一会儿再说。

后面是案例:流金岁月在这个过程当中做了什么?

海苔视购这个名字是我们自己取的,我们是做一个能力,你说你是做什么的?我说我做电商的,那你肯定死掉,实际上我干什么,我是打通了京东的物流,最早跟11家购物频道谈合作,因为他做渠道变现的时候要找我,后来我发现这里面有一个机会,我发现京东只关注他手机端的销量,他已经这么大规模了,他的直播其实做不过淘宝,我发现他没人会做内容,我就跟他们谈,这事谈成了,京东的开普勒系统向我们开放,我就没有像原来又去自建物流系统,现在京东和我们组建一个战略联盟,我们向你们提供一种能力,然后你上去之后,他也不像购物频道一项1998买不卖,我现在是比京东便宜一块钱,但是确实也是京东给你发的货,你收到的货是京东的标志,我们就做了一个软件“京东优选”这个事还需要跟运营商合作,因为还要做精准推送,有关很可能把避孕套推给一个老头,所以我们还是跟运营商合作,对数据进行检索,必须是关键问题的检索,所以这个事我们找到一个点,我不去做物流。

京东怎么配合我们?京东全国的五大仓根据我的需要,我们的大仓前置,我还给他们开了一个店,叫“京东之家”,我开这个店的时候,他就把仓库放楼上,我根本就不压货,我在北京开了几个卖场,就是做这个事,这个能力就挺好,所以我知道这个情况之后,很想分享跟大家,你有短视频,你告诉我,我帮你组织变现。

所以我就发现电商已经是个能力,就像广告一样他是个能力,我就开放给你就行了,流金岁月干了这么一个学雷锋的事,就是视频和电商的介子,打破原来的购物频道,你别小看购物频道,三千个亿的市场份额,而且这里面有个大金矿,夜间时段,原来是二类广告害人,让你去医院,被打击了以后,晚上二级时段有机会,一晚上能卖四十万,他真有人买一晚上卖四十万的,所以这个事要跟运营商合作,把这个事做起来,当然我是谈的观点。

大小屏的互动,基础大家都知道用的二维码,二维码现在已经很方便,我们还有两项技术,原来只有广告一种模式,现在怎么办?我们还有一种模式,我们现在用超声的模式,比如说在超声波转视频,我们把我们的二维码放进去,你在的你二根里面有一个超声,是手机里面的麦克风,把大屏的声音一传出来,手机里就会传出相关的产品,跟声音现场是否嘈杂毫无关系,所以这个事解决大的关键性的问题,我们现在跟工信部标准化署在申请这个标准,甚至可能跟联通联系申请,这样成功机会更大一些。所以我们在定义这个标准。

重庆在线—蓝键购买,这个事是跟重庆广电在做,我现在发现IPTV也在学广电的做法,都会出现红绿蓝键,所以我们跟重庆在线做了一个蓝键购买,这种情况下,比刚才说的要强制多一点,他在直接内容,比如说大家都看《人民的名义》,这里面就直接装内容,交互的内容是不错的。

金麦客我们称为应用场景的视频,我们跟广东花都的音响厂家成为联盟,我们把傻的音响变成大的音响,这是我们合作的一个大型产品,这个大型产品开了以后,这个效果很好我希望大家等一会儿加一下这个产品,大家拿回去以后卡拉OK效果好级了,跟专业的根本没有区别。你还可以邀请网红到你家来唱,那是另外一种假想的场景,因为下岗的网红很多,但是我们这个产品设计已经出来了,这个事情我们跟广东卫视广微文化做的,他们有两大看点,一个是音乐,一个是体育,他看了之后他非常重视,因为音响产业是广东的大产业,我们这个做了以后,把整个音响产业提起来,现在买了我们这个之后,只要是这个客户产生的消费,我们是每个星期两千首歌,所以还要分钱给他,所以音响厂家也非常开心,这是强场景的应用,这种视频我们称为是重复使用视频,因为只有卡拉OK,会对着一个版本一直在场,邓丽君的画面,每次点那首歌都是那个画面。

视频重复使用里面专区广告拂尘的为止和视频植入,你可以更换,今天换一个沃TV,明天可以做别的,所以这样重复视频就有价值。

关注IPTV、OTTTV等电视新媒体的行业动态、情报信息、数据分析及新品评测。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智屏之家 » 「分析」广电与电信运营商如何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相融共生?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