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电视行业分水岭,新锐互联网电视品牌雷鸟要弯道超车闯出一片天

如果说几年前小米乐视之间的互撕是互联网电视大战的“第一阶段”,那TCL推出定位年轻人市场的互联网电视品牌“雷鸟”,并作为子公司独立运营应该算是互联网电视大战的“终结者”,从此国内电视行业再无传统电视厂商、互联网电视厂商之分,全体进入智能电视时代。

雷鸟作为行业的新锐,这背后可能有焦虑,有压力,也有毫无防备的“新常态”。今天,面对面君对话雷鸟科技CEO郭彤,探究雷鸟在行业赛道上如歌超车。

问今朝谁主沉浮,下半场看好雷鸟

面对面君:在消费升级下,用户对于电视的诉求有什么变化?

郭彤:用户对电视的诉求经历了从音画、内容IP,到人工智能和个性化服务的三个阶段。其实用户诉求与电视的发展历程是同步的,每隔8至10年电视会发生一轮升级:过去30年一直是以音画为主,最近5至10年到了基于IP内容和服务的阶段,在版权、付费、带宽上不断的升级。现在刚兴起的则是用户对互联网运营服务的新诉求,如人工智能、场景应用等。不同阶段的电视发展激发了用户在硬件、软件上的不同诉求。

面对面君:互联网进入下半场,雷鸟如何理解这个“下半场”?

郭彤:得先聊聊电视行业的“上半场”。我认为从互联网厂商加入,且引起传统厂商与互联网厂商混战为上半场的开始,再到乐视、外资品牌经营下滑而国内主营品牌上升为结果。

上半场证明了互联网电视厂商在用户、内容上的优势,他们瓜分了部分的市场,但以生产制造为主的传统厂商也是坚不可摧,他们在供应链管理、规模制造、产品研发能力、渠道拓展上都是不可替代的。

“下半场”拉锯战继续,双方主要在全链条上竞争,还会出现相互融合现象,互联网公司回到传统的竞争当中,比如小米要做新零售,那是传统一直在做的事;传统厂商则在学习互联网方式改造产品服务等。

雷鸟认为电视“下半场”有两个机会和一个可能。首先是在人工智能、场景突破上的机会——电视是智能家居的中控核心,它永远有电、有网、有屏还具备计算存储能力,未来在智能家居的场景应用上是重要担当。同时电视有着不同于互联网的商业模式的可能。互联网多是“免费+广告”模式,而电视可能从个人付费、会员上发生商业模式的结构性变化。

另辟蹊径,雷鸟弯道超车遇新机遇

面对面君:《2017年第一季度彩电市场白皮书》提及“2017年第一季度彩电零售量为1138万台,降幅13.5%;零售额366亿元,同比下降7.3%”。而雷鸟恰好选择在一个相对艰难的时机诞生,雷鸟的信心来源于什么?

郭彤:长期来看,雷鸟其实诞生在“天时地利人和”的时机。雷鸟避开了2年前电视厂商激烈混战阶段,现在乐视退出留下了空白,雷鸟也在观战时习得一定套路。再加上这次与腾讯的合作,相当于凝聚了全链条80%的竞争力,所以雷鸟是很有信心的。

整体看市场是在下滑,但TCL稳健增长,TCL第一季度报告显示,“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53.7亿元,同比增长8.42%,其中销售收入248.7亿元,同比增长8.12%;息税折旧及摊销前利润(EBITDA)23.6亿元,同比增长67.2%;净利润6.72亿元,同比增长89.2%。可以说我们是国内唯一一家多项财务指标都在上升的公司。

面对面君:腾讯4.5亿入股雷鸟,在内容方面双方除了共享资源外,雷鸟自己对内容有没有什么布局和计划?

郭彤:内容布局有两方面,首先利用规模化的用户平台,与内容提供商合作引入更多细分市场内容,比如对体育竞技感兴趣的用户,可以在雷鸟上观看到滑雪、拳击、飞镖等更垂直的体育内容。另外,雷鸟还会增加参与和投入,在版权、自制、投拍等多方式上尝试,像泰剧、印度的影视作品的引入参与,都有可能成为雷鸟的内容计划。

面对面君:雷鸟提及到的“数据服务”具体是怎么体现的?

郭彤:数据服务主要是针对B端而言,这里有几个维度,包括与外部合作获取的全网数据;自有用户和产销数据;还有涉及全链条的产业数据。我们对数据的态度比较开放,不排除在后台和前端都将数据开放给合作伙伴,一同升级各环节的服务能力。

面对面君:雷鸟最大的对手和最大的焦虑是什么?

郭彤:从用户体验和运营上看,小米是雷鸟最大的对手。不过竞争对手还不是雷鸟的最大焦虑,目前看来,行业的政策和商业环境更为重要。电视行业拥有着众多玩家,本来传统厂商已是群狼林立,互联网厂商也乐于涌入电视行业,一时间进入者多过退出者。拥挤的赛道上更是需要稳健的政策支持及良好商业环境。

面对面君:作为新进入者,雷鸟会选择哪些营销发力点和营销渠道?

郭彤:雷鸟属于产品型公司,我们首要是做好产品,好的产品会说话。其次是顺应当下的传播特征,个性化、分众、自媒体,结合雷鸟产品定位于年轻化用户,我们更倾向选择自媒体、KOL、病毒传播、视频植入等更新型方式来触达用户。

得用户者得天下

面对面君:有电视行内人说“未来,得大屏者得天下”,您怎么看待这个观点?

郭彤:只能说得一方诸侯之地,得天下则不确定了。“大”不一定卖得贵,而且屏幕大小也要结合消费场景,始终会有一个极限值。我觉得“得天下”还是要看用户红利的挖掘能力。是否能在互联网用户之外再找到一片可开拓地,这才更有决定性。

面对面君:您加入TCL的初衷?

郭彤:TCL作为国产老品牌,是行内值得尊敬的企业,TCL也不断追求创新,在智能电视和智能家庭的战略布局上有着夯实基础和明确目标。相信在个人及团队的一同努力下,TCL能闯出自己的一片天。还有TCL人真诚的特质也是吸引我加入的一个重要原因。

面对面君:最终想把雷鸟做成一家怎样的公司?

郭彤:希望雷鸟能成为一家在OTT行业内,能为用户提供极致体验和有竞争力产品服务的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智屏之家 » 站在电视行业分水岭,新锐互联网电视品牌雷鸟要弯道超车闯出一片天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