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网终于拿下国广OTT牌照,有线电视绝地反击电信IPTV

文/黑炮

3月1日,上市公司华闻传媒发布公告,2.5亿元转让国广东方(国际电台OTT牌照的运营公司)19%的股份给中国广电(以下简称国网),同时国广控股也以2.1亿元的价格转让了国广东方19%的股权给国网,国网直接持有国广东方35%的股权,为单一最大股东、实际控制人。

半个月之前,国广控股25%的股权,也被国际电台旗下的国广传媒无偿转让给了国网,国广传媒只留了25%,自然人朱金玲个人注册的常州兴顺原来持有另外50%,同时也转走了25%给中信。

半年前,国网跟中信合资设立了中广移动,试图整合总局无偿划归其管理的中广传播集团(CMMB),再+700M

数年前,国网从深圳天威手里购得天华传媒的控股权,更名为中广电传媒,天华传媒是一家内容集成公司,为各地有线电视、IPTV和OTT,提供节目内容。

这是国网运营的主线,其他支线略过不表,这张OTT牌照,哩哩啦啦谈了近一年,《实说新语》主编@南皮老殷 在多篇文章里有过暗示或提及,终于在2018年3月1日敲定,鉴于转让方华闻传媒是上市公司,必须对外披露,得以一窥全貌。

之前IPTV、OTT集成播控牌照都是发给了电视台,不管是中央三大台,还是各地省级广播电视台,只是台里把牌照运营权和收益权或独资、或合资设立公司,也有对外授权承包的。

电信运营商由于有自己的物理网络,搞IPTV是天经地义、理所当然、顺理成章,没有网络的才玩OTT,所以电信和联通在2.1户家庭固定宽带里捆绑送出了1.3亿户IPTV,移动是因为没有申请到IPTV牌照,才被迫搞的OTT,但别人搞OTT都是小打小闹,移动一出手就大手笔,愣在1.2户家庭宽带里送出了5000万户OTT。

5000万户,一年五六十亿的OTT播控费啊,怎么能就让那两三家OTT牌照商瓜分了呢,这钱对于移动是小钱钱,对牌照商可是暴利啊。

于是总局要求移动整改OTT,分省接入各省二级播控平台,雁过拔毛、坐地分赃,唐僧肉、轮流吃,于是中央三大台、各省电视台、电信三大运营商皆大欢喜。

但问题来了,三大运营商1.2亿户IPTV和5000万户OTT,早已超过了还在缴费的1.5亿户有线电视,有线电视2.6亿在册用户中,已经有1亿用户不再续费了,这个数字还在增加,有线电视怎本办?

衔着“木钥匙”出生的国网,四年来一直搞各种牌照,虽然其使命是整合各地有线,实行全国一张网,但除了没有用户,别的几乎都有了。

在广电总局无偿划拨中国有线的时候,顺带了海南分公司一百多万有线电视用户,这几乎是国网唯一的用户。

不过四年来,国网也参股了十来个省的有线电视网,但都是小股东,没有话语权,大股东还是当地宣传部的文资委。

只有在河南,国网控股了河南电视台旗下河南电视新媒体集团的子公司河南有线集团,不过河南有线电视用户不在河南有线集团里,在河南电视新媒体的另外一个只占19%股份的子公司(河南广电网络股份有限公司)手里。

这把“木钥匙”不一定都能打开各地宣传部门的小金库,但毕竟是一把“尚方宝剑”,名义上代表全国2.6亿户有线电视用户,至少在工信部的发文里,中国广电是与中国电信、中国联通、中国移动并列的。

国网拿到这张原属于中国国际广播电台的OTT内容集成播控牌照,理论上比另外六张还是电视台背景的OTT牌照具有更强的背景资源和想象空间,也具有了和电信三大运管商抗衡和争抢用户的资本和能力:三大运营商是只有传输权、没有内容集成权的。

尽管各地有线累计只有3500万宽带用户,但三大运营商有3.3亿宽带用户,其他民营宽带还有四五千万用户,理论上这4亿多宽带用户都将是国网未来可以争夺和服务的用户,这就是OVER THE TOP的威力和能力。

国广东方也籍此更换了实际控制人,从国际台变成了中国广电(国网),刚满62周岁的国网董事长赵景春调自河南省广电局局长,总经理梁晓涛是央视分党组成员,曾任国际电视总公司董事长。

央视的中国国际电视总公司旗下还有一个央视国际网络有限公司,也在运营着央视的IPTV和OTT牌照。

狗年的电视江湖,将更加激烈。

激烈的背后,是国际台的落寞,马上就满62周岁的台长王庚年,一年多以前,把国广控股50%的股权从宁波金正源转给了自然人朱金玲,一个月前又都分别割了一半给国网和中信,国网接着就从国控的资产里剥离出国广东方,这只是第一步。。。

横跨广电、电信、互联网

同名微信号、头条号、百家号、一点号

中国电视业第一新媒体矩阵

换个姿势看新闻

带给你最新鲜、有趣的观点和评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智屏之家 » 国网终于拿下国广OTT牌照,有线电视绝地反击电信IPTV

赞 (0)